整形美容招聘_醫療美容求職信息_醫美行業求職招聘人才網

4000-111-929

醫聘網分享:一則發生在醫生身上的真實故事!

時間:2019-06-12 09:53 閱讀:841次

本文鏈接:醫聘網分享:一則發生在醫生身上的真實故事!

“江醫生,你真的不后悔嗎?”


“你指什么?”


“放棄十幾年的醫學專業,放棄六年三甲醫院的工作經驗,放棄你的急診和ICU,放棄體面的醫生職業,跳到完全陌生的汽車行業。”


“這算是面試的一部分嗎?”


“作為HR,我要考慮你的穩定性,請理解。”


“不后悔。”


說實話,說出這三個字時我并沒有足夠的信心。即便是在一年多以后的今天,我也仍然不能確定,當時我是在回答Imy,還是回答我自己。


而Imy彼時已經做了六年的HR,識人經驗豐富,大概是探到了我的防備與忐忑,也不再繼續追問,只是說了兩句套話便結束了電話面試。


臨掛斷前她遲疑了一下,“如果你真的下定了決心放棄醫生職業,再給我打電話。”


我并沒有回應。


實際上我是不敢回應。那時的我剛值完急診夜班,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在校園里,恰好在仲景像前接到了面試電話,祖師爺就這樣安靜地盯著我,明明只是一尊雕像,卻盯得我心里發毛。


雨后初霽,清晨的校道上鮮紅的木棉花落了一地,美得不可方物,但我卻無心欣賞,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:


“又搞砸了。”


那是2018年的初春,距離我正式從醫院辭職,還有不到兩個月,這也是我醫美短篇小說故事的終點。


- 1


我并不是一個肯輕易承認失敗的人,無論是在大學,還是畢業后留院的這幾年,我都還是個滿腔熱血、一往無前的愣頭青。直到進入急診的這兩年,我的挫敗感開始越來越明顯,然后迎來了我人生中第一次被起訴。


接到醫務處電話時我還在外地出差,悶在酒店房間里背講稿,準備第二天的全國教學比賽。正背得晨暮不分時,接到了一個座機來電,熟悉的聲音響起,是醫患辦的G師兄。


“川,你還記得三年前,死在你手上那個18歲男孩嗎?”


我心里一驚。


我的從業時間其實不算太長,但由于專業特殊性,接觸的急危重癥比普通醫生要多很多。經手救活的病人我已經記不得有多少了,但是死在我手里的,我卻每一個都記得。這個18歲男孩就是其中一個。


那是2014年的平安夜,急診室來了一個18歲的男孩,發熱一個多月伴呼吸困難,送來時已經瘦骨嶙峋、不能平臥了。急診醫生疑診感染性心內膜炎伴重度心衰,連押金都沒收,就立刻收進了心內科住院。但是因為前期在家耽誤的太久,小男孩的心衰已經無法逆轉,危在旦夕,需要馬上插管上呼吸機,隨時需要ECMO。


當時心內的病房還沒有這些支持條件,值班醫生只能請求ICU支援。而那晚ICU的當班醫生是我。


我其實很為難。


接到值班師弟電話的時候,我已經看到了那個病人的病歷。先不說高到飛起的感染指標,心臟彩超顯示男孩的心臟普大普弱,心室壁已經薄如蟬翼,左室EF值只有十幾。換句話說,他的心臟已經基本報廢了。這種病情,別說轉運到ICU,過床的時候都可能心臟停跳,基本撐不過今夜。


“家屬什么態度?”去心內科的路上我打電話問值班師弟。


“家屬很積極,所有知情同意書都簽了,說無論如何都要救他。”


“那為什么還在家耽誤了一個多月?”


“病人爸爸是個赤腳醫生,之前一個月一直在給他吃自己配的草藥,現在是扛不住了才來的。”


我聽完很揪心,這種年輕病人的重癥,十有八九是像這樣拖出來的。


等看到病人本人,我就更揪心了。


男孩已經陷入昏迷,面色蒼白,口唇紫紺,瘦的只剩骨架。胸廓肌肉已經瘦削的不能驅動呼吸,僅靠著氣管插管接呼吸機維持呼吸。外周靜脈幾乎全部塌陷,一排一排的血管活性藥接在他僅存的血管上。支持強度已經很高,但生命體征仍然極不穩定。男孩爸爸看到我們來,仿佛看見了救星,拉著我胳膊的手一直顫抖,嘴里念著救救我兒子。


從小我就眼窩淺,見不得這種生離死別。支開病人家屬以后,我問上級醫生:“師兄,拉上去吧?”



“他的病情應該進ICU了,但是實在是太重了,生存機會太小,轉運風險很大,他可能過不了今晚。這些你都知道的吧?”


醫生手術過程.png


“我知道,”我又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年輕人,“但我想救他。”


現實生活終究不是影視劇,ICU的故事里罕有皆大歡喜的結局。


轉移到ICU不到10分鐘,病人出現了室顫,心肺復蘇了整整做了2個小時,生命體征始終無法恢復,小男孩還是死了。一個月以后,尸檢報告顯示,患者心臟瓣膜大量贅生物,符合感染性心內膜炎診斷。


  - 2


“川,當時你為什么要按壓兩小時?按規定搶救30分鐘無效就可以宣布死亡了。”G師兄打斷了我的回憶。


“主要原因是在搶救期間他爸爸失蹤了,沒有家屬在場的情況下我們宣布死亡不太妥,所以一直搶救到他爸爸回來。”


我記得很清楚,室顫發生時我立刻讓師弟通知了患者家屬,師弟回復患者爸爸聽完以后轉身就走了。ICU搶救期間,家屬有下意識逃避行為并不罕見,當時我一心只想著搶救,并沒有太在意他爸爸的異常行為。


“主要原因?那還有次要原因嗎?”


“還有我不甘心的成分,”我有點懵,“不太明白,這一部分有什么好質疑的嗎?”


“我也不知道,”聽得出G師兄也很無奈,“這是他們最近一次提出的質疑內容,原話是懷疑你知道自己存在醫療過失,因為內疚而搶救這么久。”


“我去他大爺的!”我從床上跳起來,“證據呢???”


“醫囑單上顯示,2014年12月24日22:02你撤銷了第一次'死亡'的醫囑,22:03補開了一組搶救藥物,22:04又重新開出了'死亡'的醫囑。”


我當時就崩潰了,有種農夫遇到蛇的悲憤。


“搶救期間時間緊急,醫囑都是口頭下的,電子醫囑是在搶救結束以后補錄。當時少收了一組多巴胺,我就撤銷死亡醫囑補了一組。這是符合醫療文書規定的啊!師兄你做醫務這么多年難道不知道嗎?”


“我知道我知道,但是我也要按流程詢問你啊,畢竟這次起訴書里有你的名字。你復習一下當年的病歷吧,準備一下材料,下周上聽證。”


我不記得那晚我是怎么睡著的了,比賽的事情已經全部拋諸腦后,零碎的夢境一個接一個,在最后一個夢境里,我夢見了Edward。


- 3


Edward是我的師兄,英俊瀟灑,待人友善,上學時我們就是好朋友。他大學期間成績優異,本科畢業后就留院工作,被各大主任視為那一屆最優秀的年輕醫生。可以說,我的每一步,都是照著他的路子走的。


直到他辭職。


醫療行業跟其他行業一個顯著差別就在于流動性差。尤其是我們所在的這種一線城市三甲醫院,門檻高,入門難,一個年輕醫生要經過數年的磨練,才能在自身領域里稍稍立足,所以即使再苦再累,我們也會咬牙堅持,美其名曰“信仰”。


但被我視為楷模的Edward醫生就這么悄悄辭職了,他說他太累了,身心俱疲,覺得這個行業甚至這個世界,都不是那么值得。他找了一份校醫的工作,說想平淡的生活。我說師兄你應該是太累了,沒關系,我們等你回來喝酒。


后來我沒等到這杯酒,而是等來了Edward的死訊。


在失蹤一周以后,師兄的遺體在宿舍附近的河灘上被找到。


師兄離去的原因已經不可考,但我知道他那時一定很痛苦。即使是在我的夢里,他也沒有一絲微笑。


在那個夜里,我似乎體會到了他當年言語之間的無奈。


第二天的比賽自然是一塌糊涂,打出了我的人生新低。督戰的領導臉色頗為難看,在整個返程途中,我沒有再和大家說過一句話。


- 4


趁著下一個夜班之前的下午休息間隙,我去參加了聽證會。和我預想的不太一樣,我以為我會很屈辱的接受質問,但患者家屬并沒有出席,鑒定委員會的專家只是詢問了我幾個有關醫囑的問題,便結束了我的聽證。


后來G師兄告訴我,小男孩的父親已經連續申訴了三年,醫調委早有定論,此案不存在醫療過失。但他不認可尸檢結果,不認可調解結果,并且說自己從來沒聽過“感染性心內膜炎”這個疾病,認為所有機構都是聯合起來誆騙他。聽村里人說他本來就脾氣古怪,現在更是已經陷入了瘋狂的偏執。因為根據相關規定,相同的上訴理由被駁回后便不可再使用,所以他只能找其他由頭來告,不好彩這次的由頭落在了我頭上而已。


“所以其實沒我什么事對嗎?”回來的路上我問G師兄。


“沒事,還沒你之前那單黃連素的案子大。”


G師兄說的黃連素案是我的另一單急診投訴。一個腹痛腹瀉患者投訴,因為我沒問及他的蠶豆病病史,給他開了黃連素,導致他溶血性黃疸住院。


那正是急診最忙的時候,一個夜班我看了150多個病人,平均3分鐘就要看一個,還沒算出救護車的時間。當時只記得這個病人說沒什么錢,讓我開便宜點的藥,但確實不記得是否問到了G6PD缺乏癥病史。


從邏輯上講,我肯定是要跪了。還好最后的調查結果顯示是病毒性肝炎,沒有溶血證據。這事就算過去了。


“師兄你別膈應我了,我真的覺得好累。”我有點尷尬。


“你有我累嗎?我這邊還有一個20歲的案子沒結呢!”


“對了,給你看個好東西。”說著他在微信上給我發了個截圖。


XX工程研究院,招聘員工健康管理職員,要求有執業醫師證,年薪若干萬,聯系方式云云


那是我第一次聽說研究院的名字。雖然掛著它LOGO的車已經風靡羊城大街小巷,但我確實不知道在這個集團架構里,還有一個科研型機構。


“我已經問過了,這個職位不是廠醫,是行政管理崗,世界五百強,國企,高大上。”


臨下車時他又補了一句,“川,別說哥不照顧你,現在的醫療環境狀況如何,你看在眼里。我是走不了了,但是你還有機會重來。”



G師兄的這句話就像一個種子掉進了我心里,雖然不知道它會長出什么果實,但是每當夜深人靜之時,我都會感受到在心底里有這么一顆種子在萌動,在這些夜晚里,我同樣也會想起Edward跟我說過的那些話。


- 5


在投了簡歷后的一個月里,急診還是一如既往的忙,我甚至在無意間完成了一套班出救護車十五次的壯舉,搭班兄弟苦不堪言,連救護車司機都說要拉黑我。但我竟然還挺平靜,此前的壓抑已經轉換成了麻木,取而代之的是心底那一點點小期待。


在又一次通宵的夜班后,我接到了面試通知。


可能是因為前往的路途太過曲折,面試的過程出奇的順利。在長達一個多小時的面試過程中,主要是我在提問。部長對我只有一個問題:“你決定好放棄醫生職業了嗎?”



“我考慮一下。”我并沒有回應。


“好的,后面還會有人給你電話,請留意一下。”


部長所說的電話,便是后來Imy跟我的電話面試。


我對我的能力還是很有信心的,相信研究院也是,所以人力資源部和我部長關心的問題只剩下我自己的決定了。


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極其困難的決定,因為一旦做出,我就必須要承認,我從醫的信仰崩塌了。


掛完Imy的電話,我回家悶頭睡了整整一個白天,似乎做了許多光怪陸離的夢,但已經完全記不清內容。


我沒有那么多時間去想這些事情,因為有人休假的緣故,短暫喘息后我還要接著去醫院上夜班。


- 6


就在臨出門之前,猶如電視劇中醫美故事案例來了,急診搭檔打電話給我,讓我務必從醫院后門進去,而且不要帶工牌。


“醫院大門被鬧事者圍死了。”


我趕緊踩了輛摩拜從學校里抄過去,透過醫院大堂的玻璃門,可以看到正門黑壓壓一片人,空氣中還彌漫著燒紙的氣息。我反應過來應該是G師兄說的20歲病人死亡的案子。


原來是前段時間,一個20歲青年因為骨痛入骨科住院部,還沒明確診斷就死亡了,尸檢結果顯示是一種原發的惡性腫瘤。其實這個案子比我那個案子還簡單,走法律程序都不帶怕的。


但顯然家屬不是善主,糾集了成百人前來討說法,又是燒錢,又是砸玻璃,后來聽說還差點打傷了我們同事。我隔著兩堵墻都聽得到帶頭大哥慷慨激昂的控訴,而大家都知道,這個帶頭大哥根本不是病人家屬,而是專業鬧子。


我心想,這件事跟急診又沒有關系,跟我更沒半毛錢關系,而且當差兄弟們看起來已經控制了局面。急診還有這么多病人等著我處理,便自顧自接了班開始工作了。后來的事情證明,我還是太年輕了。


半小時后,帶頭鬧事那個大哥,因為急火攻心,跌倒了。當差兄弟很果斷的把他送到了我手中。


于是整個事情的結構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。


原來只是帶頭大哥領著一干人等與院方、當差兄弟對峙,一來二去,互有勝負。


現在帶頭大哥倒了,數以倍記的當差兄弟盯著這啞火的一百多個鬧子,鬧子們盯著被送來急診的帶頭大哥。


而帶頭大哥正盯著我。


空氣中彌漫著尷尬的氣氛。


當時我心里真的是一萬頭羊駝奔騰而過。面前的這個兇神惡煞的惡人,帶人砸了我的單位,辱罵毆打了我的同事,現在卻要我來救你?


我和他對視了良久,互相防備,兩個人都沒有說話。在確認了他的生命體征正常,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以后。我打電話問上級醫生,



“救不救?怎么救?”


“救,不要用侵入性診療,其他情況你自己把握。”


在那一刻我體會到了此生從未體會過的情緒,那是一種嚴重的人格分裂,醫德和人性之間出現了巨大的鴻溝,我變成了那鴻溝中心隨波逐流的滄海一粟。


“吸氧,心監,臥床休息,繼續觀察。”我下完了醫囑,就離開了搶救室。后來護士執行完告訴我,他自然也是沒有去交搶救費的。


- 7


那個夜班出奇的忙,連續出車搶救沒有停歇,后半夜回來時發現帶頭大哥已經走了,聽說是領導又出面做了工作,先把眼下的情況給控制住了。我也就沒再追究。


羊城初春這幾天寒冷異常,半夜值班冷到要穿上羽絨馬甲。但我很喜歡這種天氣,后半夜的班相對沒那么難熬,醉酒鬧事的少,睡不著來急診開安眠藥的也少,運氣好的時候我甚至可以在座位上睡一會。但在這種寒冷天氣下,如果真的有呼救,多半都很嚴重。


凌晨四點,接到120的出車指示,在某城中村出租屋有人意識喪失。我穿上馬甲,跟搭檔華哥上了救護車。心想真的是怕什么來什么。


目標所在城中村環境極其復雜,白天進村都會迷路,更何況凌晨黑燈瞎火的走。等我們摸黑穿進了狹窄的握手樓,已經完全分不清方位了。來接車的是患者的兒子,說他凌晨回到家,發現他五十多歲的爸爸在廁所里一動不動,沒有反應。但是患者太胖了,沒辦法搬出來,就趕緊打了120。還說患者既往有冠心病,放過支架,最近經常胸痛,剛去醫院看過,最近還在吃藥。


肥胖、冠心病支架術后、近期反復胸痛、寒冷、如廁后暈倒,這些關鍵詞放在一起,別說我一個急診醫生,就是給一個還沒畢業的醫學生,也應該判斷的出來多半是心肌梗死了。


“帶上除顫儀,現場看看情況,還有生命體征就現場救,沒了就按程序走。”我囑咐華哥。


等到了現場,我才發現情況比我想象的要復雜一百倍。


因為我們根本看不到患者。



整個出租屋也就十來平米,廁所在靠窗的不規則角落里,面積更是狹小,廁所門向內開,正常人在這個廁所里轉個身都有困難。而眼前這個據說有200斤的患者,已經是整個人躺在廁所地上,把門卡的死死的,三個大男人用力頂開門,也只能從門縫里看到患者的一只腳。


“通知120中心,叫消防的兄弟來破拆!”我跟華哥說,而華哥此時連手機信號都搜索不到,只能到樓梯間去打電話。


“那只腳能打靜脈通道嗎?”我指著門縫問另一個隨車護士,小姑娘搖搖頭,太遠了。


“你們不要著急,我們在想辦法。”我試著安慰患者的兒子和妻子,但說實話連我自己都沒有信心。“你說他最近看過病,給我看看病歷。”


“好,我給你找,”患者兒子在狹小的書桌里刨著,“半個月以前我才帶他去那個學院附院看過急診,醫生給他抽了血,拉了心電圖,說暫時沒有梗,讓我們不放心的話就住院觀察,可能要復查造影。”


“那你們為什么不住院呢?”


“我爸說吃了藥以后感覺好多了,不想浪費那個錢,就從急診走了。”患者兒子幾乎是帶著哭腔,把病歷遞給我。


“怎么可以這樣呢???”消防隊還沒有來,我有點生氣了,“冠心病很危險的,那個急診醫生怎么沒把你們留下呢?”我打開病歷,想看看當時的心電圖,順便看看是哪個同事接的診,埋了這么大個炸彈。然后發現病歷上的簽名很熟悉。


是我自己。


- 8


借著室內的燈光,我又仔細看了一下患者的兒子,這時我才想起來,我確實在急診見過他們父子,給他爸爸看過病。


患者的心電圖是我親手做的,顯示心肌缺血改變;心酶心梗檢查單是我親手開的,當時結果沒有異常,暫時不符合新發心肌梗死診斷;我覺得不妥,建議他們住院復查冠脈造影,患者說考慮一下再回復我。接著我就被其他病歷淹沒了。


腦子一片空白。


后來消防隊是怎么沖進來破拆,怎么把患者從廁所里拖出來,怎么宣布的死亡,怎么帶患者家屬回醫院開的死亡證,我都已經記不清了。


我一直站在客廳里,看著患者因為死亡后長時間卡在墻體之間而變形的遺體,看著他們母子倆一邊哭一邊試圖把患者的手腳掰直,看著他兒子哭嚎著醫生無良為什么爸爸看了病吃了藥還是會死。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
即使在后來已經不當醫生的日子里,我也曾反復想起這個患者。我反復的想,如果當時我強硬一點,堅持一點,把他留在醫院,是不是就可以留住這一條生命。


我感覺我的信仰崩塌了。


在我剛參加工作每個月拿2000多塊,交完房租還要問家里要生活費的時候,我沒有崩潰;


在我的其他同學已經買車買房指點人生,而我還在規范化培訓的時候,我沒有崩潰;


在我老婆臨盆,我因為值夜班不能離崗,只能讓她自己走來醫院,最后在我的值班房破水的時候,我沒有崩潰;


在我的媽媽在老家因為重癥肺炎被下病重通知書,而我因為急診人手不夠調不開班而不能趕回去的時候,我沒有崩潰;


這一天,在一個平平無奇的夜班搶救之后,我崩潰了。


我懷疑我的職業,我懷疑我的行業,我懷疑這個世界,這個我曾經那么想拯救的世界。


回來以后我趴在桌子上就睡著了,一遍一遍的夢見Edward師兄,夢見他站在水邊,對著我愁眉不展。


后來是華哥叫醒的我,給我端了一碗粥。


我跟他說我好累,我不想再救人了,我想這個世界毀滅。


華哥抱了一下我,跟我說,“你可能不適合再呆在這里了。”


下班時,我走出急診,拿出手機,撥通了Imy的電話,


“Imy,我決定好了,請給我發offer吧。”


- 9


后面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,我沒有和任何人道別,悄悄辦了離職手續。在我29歲生日那天,交回了工卡。


新的單位一切都很好,我負責醫務室體檢之類的員工健康相關的事務。稍繁雜,但沒什么壓力。日子平淡如水,最危險的事情可能就是papercut,跟急診相比,簡直就是從地獄來到了天堂。而且可能是因為帶著醫生光環,同事們都很尊重我,也尊重我的專業意見,這是我始料未及的。



連續在急診值班中度過三個生日之后,我的三十歲生日終于可以在家輕輕松松的度過,和我最愛的人分享蛋糕,而不用時刻擔心隨時會被搶救叫走。


直到現在,我偶爾還會夢見救護車呼嘯而過,也會幻聽到呼吸機報警的聲音,但是我再也沒夢到過Edward。


當我以為日子就可以這樣波瀾不驚的過下去時,我再次見到了Imy。她來找我簽離職表。


Imy決定離開這個她服務了七年,收入穩定,工作舒適的五百強國企,去到一個996的初創互聯網企業打拼。


我有很多話想問她,但卻又不知道從何問起。臨走時我叫住了她,



“Imy,你真的不后悔嗎?”


“你指什么?”


說完她便笑了,我也笑了。


那是我最后一次見到Imy。


上一篇:自體脂肪可以改善齙牙或者嘴凸嗎?

下一篇:亞美會、廣東醫學、醫聘網6月24日攜手舉辦醫美訓練營,主講如何成為百萬大單第一人!

首頁 > 資訊中心 > 醫聘秘籍 > 醫聘網分享:一則發生在醫生身上的真實故事!
醫聘網微信公眾號二維碼
湖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